分类导航

精彩内容

热门标签

Pull down to refresh...
Pull down to refresh...
上拉加载更多
特斯拉与宁德时代达成供货协议背后,谁在极限施压、谁在渔翁得利?
2019-11-08 13:58 3.1万次阅读

于俊杰_汽车头条

大处着眼,小处着手

http://cools.qctt.cn/1573129779668.jpeg?imageMogr2/size-limit/1024k!

辟谣10个月后,宁德时代再度与特斯拉传出绯闻。

近日,有外媒报道称,宁德时代已经和特斯拉达成初步供货协议,最早于2020年开始为上海超级工厂供应电池。知情人士称,电池供应协议预计将于2020年中旬签署,但无法保证合作一定会达成。特斯拉中国内部人员对汽车头条App表示未收到相关消息,宁德时代对此不置可否。

http://cools.qctt.cn/1573118127364.jpeg?imageMogr2/size-limit/1024k!

在外媒的报道中,特斯CEO马斯克于今年8月下旬前往上海,与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会面约40分钟,之后两家公司达成了一项不具约束力的协议。“为何今年8月份达成的协议直到现在才被曝光?”“一直生产方形电池的宁德时代是为特斯拉生产方形电池,还是另起炉灶供应圆柱形电池”“国产特斯拉的电池技术路线会发生转变吗?”铺天盖地的质疑声再为这份“不具约束力的供货协议”能否最终成形增添了一层不确定性。

马斯克的中国行 

作为一家跨国公司的掌舵者,马斯克从不轻易来中国,但只要一来,就意味着有大事要发生。

今年8月下旬,马斯克从加州飞往上海,彼时大家的注意力都被他与马云进行的那场尬聊所吸引,而忽略了与曾毓群私下进行的秘密会谈,40分钟敲定初步供应协议,这似乎说明他们早在此前就进行了密切的接触。而在5个月前,当外界首次传出宁德时代与特斯拉的绯闻时,宁德时代火速发布公告予以辟谣。

http://cools.qctt.cn/1573117694423.jpeg?imageMogr2/size-limit/1024k!

结束了与曾毓群的秘密会面后,马斯克只身前往北京,受到了政府高官的接见。政府官员表示,欢迎包括特斯拉在内的各国新能源汽车制造商、自动驾驶研发机构和企业与中国科研单位、企业加强技术交流和研发合作,不断拓展合作范围。马斯克则表示,特斯拉愿与中方一道努力,持续加强在自动驾驶技术研发、标准制定等方面的交流与合作。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双方结束会面的当日,特斯拉全系车型被工信部纳入免征购置税目录,Model 3标准续航版因此直降3万元,Model S的落地价格相比从前降低超过6万元。政策层面的优惠提升了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竞争力,受此影响,今年三季度特斯拉在中国市场的营收达到6.99亿美元,同比大涨71%。 

从上海到北京,马斯克与宁德时代签订供货协议,得到新能源车免征购置税的政策优待。这一趟中国行,收获满满。

特斯拉松下恩仇录

2009年,松下和特斯拉签订协议,松下开始为其供应18650型号电池。2014年,松下与特斯拉在内华达州共建超级工厂,松下由此成为了特斯拉的单一电池供应商,开始为Model S、Model X和Model 3供应电池。

随着特斯拉交付量和营收的持续提升,双方的关系开始变得微妙。2018年11月,马斯克发推文称,为了及时满足需求,供应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电池将在中国本土生产,供应商很可能来自多家公司,当然松下没有被排除这个名单之外。同时他补充道,“价格至关重要,越低越好。”

http://cools.qctt.cn/1573117768547.jpeg?imageMogr2/size-limit/1024k!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一位松下内部的知情人士表示,松下CEO津贺一宏经常会接到马斯克的电话或者邮件,要求降低电池价格。但这个要求遭到了松下的强势回应,松下提出“只要特斯拉稳赚不赔,不排除提高电池售价的可能性”。面对马斯克的咄咄逼人,津贺一宏甚至威胁称“我们会考虑把人员和设施全部撤出超级工厂”。

曾经亲密无间战友开始剑拔弩张,紧张的空气笼罩在内华达州超级工厂的上空。在今年4月,Gigafactory 1电池工厂的扩张计划被松下冻结,对于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的投资也戛然而止。

与此同时,特斯拉开始在中国寻找新的电池供应商。今年9月,LG化学公司开始在南京工厂开始为国产Model 3大规模生产21700型号锂电池,LG化学被特斯拉纳入上海超级工厂的电池供应商名单。在今年年初,LG化学宣布将在2020年前再投入约1.2万亿韩元用于扩建南京电池生产线。根据规划,南京工厂将建成16条动力电池、3条储能电池、4条小型电池共23条动力电池电芯生产线,该项目全部投产后,LG化学动力电池年产能将达到32GWh。

http://cools.qctt.cn/1573117967685.jpeg?imageMogr2/size-limit/1024k!

几乎就在LG化学正式为上海工厂供货的同时,马斯克在上海秘密会见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40分钟即敲定“不具约束力的初步供货协议”。耐人寻味的是,特斯拉与宁德时代达成协议后秘而不发,直到两个月后,当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投产后,才被“知情人士”予以曝光,或许交付量突破25万辆的特斯拉已经掌握了传统车企“开b点”的诀窍。

中国动力电池的最后机会

2018年,国家发改委正式取消新能源车外资股比限制,特斯拉随即加速了进入中国市场的进程。2018年,8月从中国上海当地银行获50亿美元融资;10月以9.73亿元的超低价摘得上海临港装备产业区864885平方米的工业用地;2019年1月,特斯拉上海工厂正式动工,10个月后工厂正式竣工投产。面对来势汹汹的特斯拉,一众自主企业惊呼:狼来了!

事实上,不只在整车制造领域,更上游的动力电池行业也进行了全面的开放。今年6月21日,工信部正式废止了实行多时的《汽车动力蓄电池行业规范条件》,这意味着自主动力电池企业将直面来自国外同行的竞争。国外同行涌入中国市场的这段时间成为了自主电池企业最后的窗口期,能否在这段时间内做大做强成为了存续的关键。

http://cools.qctt.cn/1573118029387.jpeg?imageMogr2/size-limit/1024k!

在传统汽油车时代,我国通过合资股比的限制牢牢掌握着合资公司的控制权,但上游的核心零部件却始终被博世、大陆等国际零部件供应商所把持,零部件行业一直处于一种空心化的状态。进入新能源车时代,为了充分激发市场活力、倒逼自主企业创新、集聚国内外优势资源,我国放开了新能源车的合资股比限制,给予外资新能源企业以同等市场准入待遇,种种迹象表明外资新能源企业获得政策扶持与本地化采购关键零部件之间存在着密切的关联,这一点从马斯克8月中国行的承诺与收获中可见一斑。

推荐

发表评论

评论

打开APP,查看更多精彩评论